华夏历代王朝,除了夏商周这哥仨悠久绵长外,其他正统王朝鲜有超过三百年国运的,分析各大王朝覆灭的原因其实无外乎两点——内忧外患。大部分王朝覆灭的主要原因还是来自于内部,外患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然而有一个王朝显得特立独行,因为它的覆灭原因完全来自于外部,其国家内部并没有像其他王朝那样群雄逐鹿、烽烟四起,它就是宋朝。

虽然宋朝出现过断代——分成南北两宋,但两宋总国运却超过了三百年。要不是历史上的BUG帝国——蒙古帝国,我相信南宋还将延续国运。同理若不是金军南下,北宋也不会灭亡。因为两宋末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强敌环饲,但内部并无亡国之相。

终宋一朝都没有出现过动摇国本的农民起义,也没有出现过实力强过中央的地方豪强。只此两点就能保证两宋期间不会出现像安史之乱这样的地方割据,以及太平天国这类动摇国本的农民起义,在没有出现内部大动乱的前提下,除了宋朝,华夏无一王朝被覆灭过。

这就要得益于当年太祖赵匡胤与丞相赵普定下国之大政——重文抑武。赵家人也是经历过五代十国、群魔乱舞的乱世,今儿个武将夺权,明儿个藩镇篡位。文臣座前熟人客,将军卧榻血成河。于是太祖就形成了文臣治世、武将乱国的印象。这一下就苦了两宋的将军们,宋庭防将跟防贼似的,武将们稍有军功就要饱受打压,像狄青、岳飞、孟珙这样的名将最后都不得善终。

军队部署方面,宋庭几乎把全国的精锐部队全都调回来拱卫京师,导致京城重地常年供养几十万的禁军,而地方上的军力就相对比较薄弱。限制地方势力的更重要一个因素就是剥夺地方的财权,地方上所有的赋税除了留点办公经费外,其余统统上缴中央。而且任何以个人名义犒劳军士的行为都将视为谋反。宋庭对武将的态度及对地方军力的打压,导致终宋三百年没有形成足够对抗中央的地方势力。

至于防治农民起义,不得不说宋庭在这方面做的相当优秀。首先是重视士大夫阶级,太祖定下不杀文臣的祖训,赵家子孙们又都听话,且宋庭对文臣的优待那是有目共睹的,士大夫阶级对宋庭的认同感简直无以复加。士大夫阶层的认同感同时也会增强人民对宋庭的向心力。统治集团的稳定加上良好的群众基础,两宋很难发生颠覆王朝的政变。

其次流民政策。太祖在对付流民的问题上是做足了功课的,他发现流民只是想吃饱肚子,但国家又不好白养着,于是太祖采取了募兵制。想吃饭来当兵,不光吃饱肚子还发工资,这样流民少了,兵源也有了。而且宋庭对兵士的待遇是很高的,开封城里禁军兵头们,一个个常年不打战光养着,京师的GDP基本上靠他们拉动,当然这样就需要强大的经济实力支撑,谁让赵家人有钱任性呢。

最关键还是得有钱,宋朝是唯一一个不重农抑商的王朝,朝廷不抑制工商业的发展。工商业的发展既创造了大量财富又吸收大量劳动力,每年给辽金的税币还赶不上两国之间的贸易顺差,可见两宋国力的强大。更重要的是工商业的兴旺,缓减国家对农业的依赖,也就降低了国家对土地的依赖。一遇到天灾之年,流民可当兵养家抑或投身工商业,从根本上切断大规模动乱的根源。

由此可见,宋庭的国政确实有其优越性,但无奈强敌环伺的年代,任你国家再文明富裕也敌不过刀锋马蹄。军事的孱弱是宋亡的主要原因,但宋的军力并不是一直孱弱,太祖开国之初兵锋所指、所向披靡。倘若太祖福寿绵长,能在有生之年扫荡边疆,将辽金蒙古西夏扼杀在萌芽状态,那么后世百年宋庭边势安宁,即便后世军力衰弱,凭借宋庭优越的基本国政,大概能保赵氏王朝三百年基业不倒。

首页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