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张瑜) 据山东省阳谷县物价局调发现查,近期阳谷县出现多款感冒药品价格上涨,在涨幅明显的药品中,中成药比例较大。

在抽样调查中发现,以本地民康药店为例,感冒灵原价8.5元,现价9.5元,涨价幅度11.7%;感康原价8.5元,现价11.5元,涨幅为35.3%;大青叶原0.8元,现价3.5元337.5%。比原价上涨了一倍不止。

除了感冒药之外,心脑血管类的药品也出现了涨价。老血栓片原价2.5元,现价30元,翻了不止几倍。吡拉西坦原价3元,现价7元,涨幅133%。

不止零售端出现涨价,生产方也出现了涨价情况。今年8月,吉林敖东也曾下发通知称,自今年9月15日起,其产品安神补脑液10ml*10支规格的零售价格将由此前的25元/盒调整为32元/盒,涨价幅度接近30%。 除了上述提及的这几款药之外,今年以来,还有多款知名的药品上调了价格,其中包括三九胃泰、黄连上清片、强力枇杷露等常用药。太极藿香正气液的生产商太极集团曾于11月2日发布调价公告,称受原料价格持续上涨影响,为缓解公司成本持续上升压力,从今年11月1日起,对藿香正气口服液的出厂价平均上调11%。

阳谷县物价局也分析了本轮药品价格上涨的原因:

一是很多药企都将药品涨价的原因归结于原材料的涨价和成本的上升。新版的食品医药行业生产质量管理规范已经施行,为了达到相关规定要求,药品生产厂家需要对现有的设备进行改造升级,这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和成本。

二是监管部门对中药材的质量监管趋于严格,为满足监管要求,中成药生产企业需要购买品质更好的药材,药材质量提升的同时,原料成本也随之上涨。

三是包装、运输、人力成本上升,也是很多药企提价的理由。业内人士称,同主要成分由化学物质组成的西药不同,中药的生产需要大量的天然药材,涉及到种植、收割等一系列的过程,在生产过程中需要大量的人工进行取材、运输、提纯、研制等。且中成药(尤其是口服液)体积往往比药片类西药体积大,而且对包装和运输要求更高,因此无论是人力成本还是包装、运输成本,往往都比较高。

因此,在监管趋严、原材料涨价、人均收入不断上升、包装材料价格上涨等多重因素的推动下,药企的生产成本不断上升,导致下游药价普遍上涨。

此外,原料生产商的垄断,也导致了药企成本的上升。专家介绍,在我国的1500种化学原料药中,有50种原料药仅有一家企业取得审批资格可以生产,44种原料药仅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原料药仅3家可以生产。原料生产商的垄断,容易导致上游成本的大幅上升,致使药价上涨。

同时,还有不少企业把成本上升归因于环保问题——随着监管部门加大环保核查力度,为了达到环保要求,不少药企斥巨资进行改造,还有一些药企面临关停、兼并的局面。数据显示,全国原料药和制剂生产企业由2015年11月底的5065家下降至2017年11月底的4376家。

首页社会